我骑自行车回家吃中饭
2020-01-13 01:1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山里人,靠的就是下田种地,玉米、番薯常被野猪偷吃,刚种下的黄豆种也会被翻出来。” 余荣浩和大山打了一辈子交道,以前只是庄稼被毁,不曾想自己会被野猪所伤。

“吼叫、投掷石块,携棍追赶等行为都会让野猪惊恐并引发反击;如果野猪被伤,后果会很严重,可能会猛烈地攻击人。”他说,正面遇上野猪,要及时闪避,然后之字形慢慢后退。不要主动接近野猪,禁止喧哗,如果躲无可躲,可用双手抱住头面部、趴地不动等方式自保。他认为,野猪攻击人一定是在当时受到了某种惊吓,或者这头野猪曾被村民所伤。

医生见多不怪,十七八针缝下来,连手都不抖一下。但医生说,说这一天他是第三个被咬的,同一个村子他是第二个。

“我骑自行车回家吃中饭,都已经快进村了,野猪突然从旁边冲了过来。”余小晓(化名)25岁,她是第一次见到活的野猪——自行车被撞出将近2米远,人也摔倒在了一块石头上,留多处青紫。但小余描述的这头野猪更大,且有一只腿受伤,和攻击余荣浩的不是同一“凶手”。

余荣浩今年52岁。山上有茶园,山下有田地,因为这些是家里主要的收入来源,所以他除了每天的照料之外,早中晚都会去检查一番,确定自家的作物没有被野猪给破坏。

“野猪留下的牙印有5厘米长,最深的伤口已经到了腿骨。”据余荣浩描述,咬伤自己的那只野猪大概有120斤重,全身黑褐色,獠牙很是尖锐。事后,余荣浩被送往了淳安县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救治。

在余荣浩受伤前的4个小时,同村还有一个村民受攻,更离谱的是,野猪在距湖塘村村口不到200米的地方“下嘴”。

据钱报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汾口镇霞园领、上坞、沈家一带最近已经有多人被野猪所伤,算上湖塘村的2个伤者,已经证实的受野猪攻击的就有7人。野猪的攻击没有明确目的性,“作案”时间也没有白天黑夜之分。

“野猪不太会主动攻击人的,只要不去招惹它。”淳安县汾口镇一位打猎超过40年的老猎民说,如果在野外和野猪不经意相遇,最好保持不动,更不要进行挑衅。一般情况下野猪不主动攻击人,它只有感受到威胁和挑衅时才会被动性攻击。

虽然没有打到猪,野猪却松了口。“它朝山上跑去,但那个山坡斜面大,几次都滑下来,我替它着急,也替自己担心。”他生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爬不上坡的野猪再一次掉头向他走来。“我打算和它拼了,总不能干等着被他咬。”老余已经挣扎着站起来,他再一次举起了锄头。“只要它冲过来,我就一锄头下去,谁输谁赢就在这一个回合。”

10秒、30秒、60秒,人猪对峙两三分钟,这决定输赢的一锄头最终没有抡下,野猪又一个转身,侧向大山而去。

汾口镇湖塘村并不大,整村人口大约500,村后翻山不远就到了安徽。这个村背靠大山、树林茂密。

“我没来得及躲,它已经在我面前了。”余荣浩一开始没特别慌张。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遇到的野猪竟然径直冲了过来,把余荣浩撞倒了。“我倒地之后,左大腿就被它给咬住了,很痛,很深。”他顺势一锄头打过去。

余荣浩紧张过度,又有点体力透支:从电瓶车被撞,到野猪“撤离”,前后过程约20分钟。大腿上的血不断往下流。

7月20日下午,余荣浩照例骑着电瓶车去了山里。“因为中午天气热,我是等到了2点半才出的门。”他说,茶园离家1公里的路程,骑电瓶车5分钟也就到了。下了车,余荣浩就把车停在了山脚的田埂上,自己拿了锄头上了山。“我先在茶园转了一圈,然后开始修剪杂草。”余荣浩回忆说,他才刚刚整理完了第一排的茶树,听到了山下传来了异响:“电瓶车倒地的声音,我跑去看,一头野猪把我的电瓶车给拱倒了。”

湖塘村一直都是野猪频繁出没的地方,所以村民对野猪的习性很是熟悉,不过在此之前,野猪都是见人就跑,更别说是咬人了。

淳安县另一位老资格的猎民也分析了为什么野猪在这个阶段要频繁伤人。“第一个大前提是新一批野猪长大了,第二个大前提是现在村庄周边的农作物成熟了。”猎民说7~9月,当年开春时繁殖的小野猪已经长大,会因为食物而靠近村庄,这增加了人兽碰面几率;已经成熟的玉米地又使得野猪长时间在附近徘徊,而且野猪可能会认为劳作的人类是它觅食的潜在对手。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zflh.org.cn广东省开平市爻恃服饰有限公司 - www.tzflh.org.cn版权所有